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小户春 > 第两百七十章 中元祭
    “是我不让娘同你说的,怕你在州府游学分心,且那时还未过三个月,我也怕这胎不稳,再者,我也想给你个惊喜,你看你现在不是很惊喜?”说完,蒋氏便俏皮地冲李彦眨了眨眼。

    “惊喜!我真是太惊喜了!我这要是再晚些回来,说不准就能看见个大胖小子了!”李彦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凑在蒋氏耳边小声说着。

    “你就那么确定是大胖小子啊,说不准是个闺女。”这话蒋氏也是小小声说的,怕婆婆听见了不高兴,她可是一直盼着自己给李家再生个儿子呢。

    “闺女更好,你知道我更喜欢闺女。”李彦也小声附和,夫妻俩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因着李彦回来了,家里便着手操办起祭拜祖先的事情。因蒋言之不在家,蒋氏想着娘家那边儿的祖先,这会儿虽然蒋佑之还在,可他毕竟年纪小,祭拜祖先这事儿繁琐,蒋氏怕他一人做不来,便同李彦说了。

    李彦道,“你备些供香,我带着佑之和山青一起去祭一祭,也看看先人坟莹可好,倘或该有收拾之处,我一道办了。”

    蒋氏点头,“这也好。”

    李彦又与李老娘说了一声,李老娘想了想,叹道,“这也有理,言之在外头做官,就佑之一人在这儿,恐怕弄不过来。你就去瞧瞧吧。”

    李老娘又与蒋氏道,“着紧的把香烛纸线预备好,再备些供香,叫梅儿他爹十三过去祭一祭。”十五是正日子,必要祭自家祖宗的。而且,中元节上坟祭祖,早上两天无妨,晚了就不好了。

    蒋氏忙道,“我都叫丁一置办齐全了,连带咱自家用的,一并齐备了。”李老娘点点头,又叮嘱了李彦几句方罢。

    中元节是上坟祭奠的日子,便是学里也放了两日假。待李彦领着蒋山青去蒋家坟上祭了一回,就到了祭自家祖宗的时候。

    中元节早上李家包了馄饨吃。因要赶着去上坟,他们吃的早。李老娘在廊下摩挲着买回来的纸钱元宝,絮叨,“给死老头子多烧些钱,缺什么只管拿银子买去。”

    蒋氏在一畔将成叠的纸钱碾开,李梅儿拿了早上蒸好的白面馍馍并几样干果鲜果装在了食盒,这是要拿去做供香的。

    李梅儿看着这一地的元宝,忍不住说道,“地府里肯定多是有钱人。”纸钱铺子里花样也多,除了纸钱元宝,还有各式地府通用的幽冥银票,幽冥地契之类,做的跟真的一样。李家寻常过日子节俭,这上头素来大方的,买了许多烧给祖宗花用。

    李老娘闻言也忍不住纠正,“是有钱鬼。”

    李老娘又道,“那也得有人给烧钱才有钱呢,像那没人给烧钱的,到了地下也是个穷鬼。”说着话,李老娘招呼李彦一嗓子,“一会儿跟你爹说,叫他保佑你媳妇再生个小子!”

    又同康哥儿道,“多给你祖父嗑几个头,跟你祖父念叨念叨,你想要个小弟弟。”

    李彦康哥儿父子顿时黑线满头,压力山大。

    李梅儿最见不惯李老娘这重男轻女的样儿,不满道,“祖父又不是送子观音。”

    李老娘斥,“知道个甚!没见识的丫头片子,咱家这两年运道好,都是你祖父在地下保佑咱们呢。”

    这话李梅儿没法驳,她家这两年运道确实不错,不仅跟李鑫合伙做生意赚了许多钱,娘还又怀上了孩子,若是接下来爹爹秋闱能中,那就再好不过了。总之,李家今年的中元节过的很是热闹。

    中元节过后,眼看着就快到了秋闱的日子,蒋氏这会儿虽怀着身孕,却也闲不下来,与李老娘商量着给丈夫打点去州府秋闱的东西。

    “可惜这回我身子重,不能陪着相公一起去州府。”蒋氏一边准备着东西,一边有些惋惜地说道,上次她就是陪着丈夫一起去州府考试的,虽然最后没考中,但也把丈夫的起居琐事安排的十分妥帖。

    “这回佑之不是也要秋闱吗,他们郎舅互相有个照应,你不必担心的。”李老娘倒是没什么担心,他儿子这都第三次参加秋闱了,早都熟门熟路了。

    “也是,佑之在州府比我熟,许多事情都能安排好,且这次相公去州府,直接就可以住鑫三伯家原来的那个宅子,可比咱们上次住客栈舒服多了。”蒋氏笑着,言语中也没那么多担忧了。

    李彦是八月初去的州府,走的时候全家人都去送了,蒋氏难免又伤感了一场,毕竟丈夫才回来半个多月,就又要走了,不过想想他这是去奔前程,且至多一个月就回来了,心中便也稍稍宽慰。

    李彦走之后,李家便开始准备中秋节的节礼,因着蒋氏怀着孕,这事儿就由李老娘和李梅儿一起打点,按李老娘的话说,“丫头一日一日大了,也该学学这些人际往来了,省得以后临出嫁前才学,抓瞎。”

    李梅儿做起这些来是驾轻就熟的,别说她前世已经学过这些,就是这辈子,她在珍姑太太那里也没少学这些个人情往来。

    李梅儿备好了一份份的节礼,不是那么熟的亲戚朋友就让下人送去,相熟的就她或是蒋山青亲自送过去。

    她们把礼送出去,自然也会有旁的亲戚朋友给她家送礼,李鑫家和族长家今年的中秋节礼便都挺厚,李鑫家可以理解,这两年两家的关系一直挺好,族长家便有些耐人寻味了,想来是上次李老娘领着李梅儿去给李元春说了话,又知道了小刘氏和李梦丹做的那等龌龊事,刘氏这才备了这么份厚礼,多少有些封口费的意思。

    李老娘自然是照单全收了,她虽厌恶小刘氏和李梦丹的人品,但对刘氏这个族长太太还是尊重的,心中甚至还有些同情,老姐姐这样好的人,就是眼神不太好,这才挑了这么个糊涂的媳妇,顺带着教出了个蠢笨的孙女。还是她老人家睿智,看他儿子讨的媳妇儿多贤惠,生的孙女也是聪明又机灵。全然已是忘了当初她不同意李彦娶蒋氏,为此还打断了好几根鸡毛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