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重整河山 > 第184章 憋屈的王老虎!
    “你来干什么?想找我切磋刀法?”

    看到韩漠嬉皮笑脸的走进来,王老虎的脸顿时就黑了,

    “你请回吧,我还没找到破解无极刀法的招式,是不会跟你打的。”

    之前,王老虎一直自诩为独立旅第二,即旅长江东之下最能打之人。

    可是自从这个韩漠来了之后,王老虎第二的地位便保不住了。

    他第一次带着骄傲和自信上门挑战,却不曾想被韩漠一招击败。

    此后他回来勤学苦练、仔细反思自己,双方之间又大战了两次,皆以王老虎的失败告终。

    三次下来,王老虎彻底被打服了。此后他也知道韩漠使的是二十九军独创的无极刀法,自己在战斗中摸索出来的刀法不是对方的对手。

    王老虎这段时间都在研究如何破解无极刀法,想要一雪前耻。

    见韩漠上门,他干脆拒绝比试。毕竟人家王老虎也是一个营长,是要讲究面子的,要是一直都失败,他如何能在手下弟兄们的面前立威。

    韩漠对王老虎也颇为亲近,毕竟不打不相识嘛。虽然王老虎满脸不愉快,韩漠还是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

    “我说老王啊,我使出来的可不止无极刀法哦,还有一些是我韩家的独门绝招,如果你愿意叫我一声师傅的话,我是不介意传授你几招的。”

    韩漠说的是真心话,毕竟双方是战友、是兄弟,是以后战场上能够相互依靠的人。

    “哼,想得美!”王老虎也是个骄傲的人,他岂会轻易认输,“想让老子管你叫师傅,下辈子吧!”

    “你!”好心被拒绝,韩漠有些生气,“罢了罢了,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切磋,也不是来跟你斗嘴的,有正事!”

    “嗯?”王老虎抬了抬眼皮。

    “旅长准备组建一个大刀队,我今天过来是让你陪我一起去新兵营里挑人的。别急着拒绝,这是旅长的命令!”

    王老虎再不能淡定了,如果大刀队成立起来,那韩漠的尾巴不得翘到天上去。

    “不行,我得抓紧时间想出破解无极刀法的方法来!”他在心中这般想道。

    因为是江东的命令,王老虎不敢不从,只得黑着脸跟随韩漠一起去挑人。

    新兵训练营里尽是忙碌之象,上千名新兵正在接受各自教官的训练,口号声命令声响成一片。

    韩漠挑人不以身材和体型来论,而是亲自上场和对方过招,只要能在他手下坚持一两招的人他都会将之选入大刀队。

    王老虎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不时也会学习几招。

    一天下来,韩漠竟然挑选出了120余人。

    这120人个个都有些武功底子,只要刻苦训练,今后的成就必定会不凡。

    王老虎那个气哟,这么好的兵他也想要啊,自己前怎么没想到来新兵营里捞一手!

    看着韩漠那得意洋洋的样子,他真想冲上去唾对方一脸,奈何打不过对方,只得悻悻然作罢。

    韩漠带着120余人去旅部找江东,王老虎则气呼呼的回到警卫营。他把心中的憋屈全都撒在了手下弟兄们的身上,亲自带队进行了数次加练,直到把全营都累趴下。

    对韩漠能人招到120人江东也很是惊讶,他之前估计最多能有80来人就不错了。

    ‘看来这个时代练武的人还是不少啊!’

    “以你的大刀为模板,先给大刀队的弟兄们把趁手的武器弄来。”江东对韩漠说道。

    “旅长放心,韩家对这锻刀之术也有所研究,我会亲自去盯着大刀的锻造,保证弟兄们用的都是上品!”

    “好!”

    江东又对大刀队的战士们勉励了几句,然后便让韩漠带着人去训练。

    。

    。

    高、平,黄叶镇。

    一团到达高、平之后,在张胜清和贾大林的带领下将城中的汉奸势力清扫一空。

    因为此地距离北边的日军比较近,八路军和国军在城中只建立有隐秘的情报点,并无任何兵力驻扎,这方便了一团将高、平完全掌握在手里。

    在清除完城中的不安定势力之后,一团按照江东的指示,弟兄们以连为单位分散到了周围的城镇和乡村之中。

    最开始,老百姓们对这只突然而来的军队只抱着观望态度。

    为了完成旅长交代的在1~2个月内扩充一倍兵员的任务,各个连队的指导员使劲浑身解数,深入群众中去做政、治思想工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同时,连长和指导员还给部队颁布的纪律,严格禁止连队扰民,杜绝任何损害独立旅声誉的事情发生。

    虽然指导员们已经很努力了,但是空口白话,起到的效果并不明显。

    还好,一团来高、平的时候带了一个文工队。

    歌剧这种新鲜的艺术表现形式让老百姓们很是新奇,舞台上的一幕幕好似在重复着他们日常的生活,令他们感到亲切。

    喜儿和白毛女的故事随着文工队的演出深入人心,老百姓们的心态正在飞速转变。

    一团的文工队一般会在一个地方停留两天,在这两天里周边的百姓都会赶到文工队的位置来观看演出。

    随着演出的消息传开,前来观看的百姓一次比一次多,效果一次比一次好。

    文工队用两天的时间将白毛女的故事完整的演绎一遍,如果某地的效果好且观众的人数破万,文工队会在此多停留一天,帮助驻守的连队把百姓争取到独立旅的阵营来。

    伴随着歌剧的演出,歌曲’在太行山上’也在百姓们中广为流传。

    “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

    男女老幼皆会哼唱几句。

    在白毛女演出结束之后,各个连队的指导员会借着白毛女的余温召集老百姓开诉仇大会。

    小鬼子此前曾三次抢掠高、平附近的城镇和村庄,每个村子都有乡亲死于鬼子的屠刀之下。

    先有歌剧白毛女,后有诉仇大会,善良淳朴的中、国百姓的精神第一次遭到冲击。

    他们此前要么怨天尤人,要么默默承受,从未想过说不,从未想过反抗。

    自从独立旅来了之后,他们渐渐明白了作为一个人应该为何而活,怎样去活。

    思想逐渐得到解放,民智慢慢在开启。

    半个月后,各村各寨都有不少的青年走出家门,加入了独立旅这支打鬼子的队伍。

    在一团分散到各处乡村各处势力的同时,八路军游击的也紧随其后,用他们特有的方法宣传抗日主张。

    但是,说的天花乱坠皆是虚的,比起独立旅的诉仇大会和白毛女来,他们的宣传显得很是无力。

    另外独立旅的战士们皆装备精良、军服光鲜整齐,对比之下游击队枪少人少,又个个蓬头垢面,破衣烂衫,对青年人的吸引力远不如独立旅。

    看着百姓们慢慢被独立旅抢过去,红党的干部们焦急万分,但是他们有纪律,不能破坏统一战线,只得将情况层层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