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零下千年之伏象传说 > 第14章 偱愔鲛仙
    第14章 偱愔鲛仙

    “怎么会这样?”扶仑、赵南烛、董嗣钦、莫暄翮四人同时惊愕起来。

    壮汉长叹一声,道:“你们看我如今的这副模样,可都是好不容易才捡回来这条命的。说起来,那渌浮崖不是个真实存在的崖,而是每当涨潮时才会出现在海边,到了晚上,崖上会出现一个美丽的鲛人,说起来长得可真是漂亮啊,是个正常男人都抵受不住那诱惑。她会用十分美妙的歌声吸引过往的船只和岸上的男人,只要听到那歌声,就会如同着了魔一般,不由自主朝她那方向走去,然后随着那渌浮崖慢慢沉下去,最后尸骨无存。那简直是冷血噬人的妖魔啊!

    我之前听说此事,还有点不信,怕是人瞎编妄传,仗着胆大、学过点功夫,男人嘛,又有那么点色心,便趁一个涨潮的夜晚去看个究竟,就带着师傅赐我的宝物伏魔镜,我站在岸边等了很久,终于听到了美妙至极的歌声响起,然后一座崖从海中升起,那个美得如画中人般的鲛妖就斜倚在崖上。她穿着一身红衣,髻发妖娆纷乱,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碧波倾浪中鳞光闪闪,身段可诱人了。

    唱的什么虽然听不懂,却确实非常好听,歌声中好像带着一股哀怨,让人禁不住如同丢了魂一般。我早将两只耳朵塞上事先准备好的布团,但听着那歌声,感到自己不听使唤地往渌浮崖挪动脚步,恐惧之心充斥了整个大脑,仗着仅有的一点意识我猛地甩脑袋往回跑,跌跌撞撞地都吓尿了,额头磕出了血,腿给不小心撞岩石上摔着了。危急时刻,紧紧攒住的伏魔镜形成结界挡住了歌声的诱惑,救了我一命。从那以后,我到处警告附近村子的村民和能打上交道的船只,让他们千万不要涨潮的晚上出来,一定要躲得远远的,越远越好!哎,也算我命大啊,自己没多大本事,能救得一人是一人!”

    听得壮汉的讲述,四人听得倒有点毛骨悚然,莫暄翮心想,那吃人的鲛妖不会就是外祖口中的偱愔仙人吧,如果真是,那也必须得会会了。

    “掌柜的,听你这么说,我倒是很有兴趣,那么漂亮的人儿,歌声又美妙,我再怎么也得见识见识,不然也枉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不是!”董嗣钦看了看几人,昂着头,抛出这句话来,一下吓得壮汉说不出来,只把他瞪着。

    “去不得啊,去不得啊!”周围的酒客都来了兴,一个劲地劝。

    董嗣钦不理会,反倒愈来愈来劲了,拍着胸脯,嚷嚷道:“我嘛,也许你们不信我有那本事,但我身旁的三位朋友嘛,那可是一顶一的大侠,别说她一个鲛妖,就是十个鲛妖,也不在话下!”说毕又朝着莫暄翮挤眉弄眼。

    “呆子,敢张口大话!”莫暄翮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董嗣钦只好缩着头乖乖坐好。

    “如果依掌柜的所说,真有那害人之鲛妖,那看来我们得小心为上。掌柜的,我再问你,你可听说过叫偱愔仙人的没?”赵南烛问道。

    壮汉摇摇头,这时扶仑望了望大家,道:“关于鲛人,《海内经·海内南经》有过记载。说是伯虑国、离耳国、雕题国、北朐国皆在郁水南。郁水出湘陵南海。一曰相虑。离耳,锼离其耳分令下垂以为饰,即儋耳也,在朱崖海渚中;雕题,黥涅其面,画体为鳞采,即鲛人也。鲛人鱼尾人身,是人鱼之灵异者。传说南海鲛人神秘而美丽,她们擅于织水成美称龙纱的绡纱,入水不湿,也会泣泪成珠,皆价值连城”。

    “传说把南海鲛人说得那么珍贵,可却没说鲛人会吃人哪!”董嗣钦又忍不住嘟哝起来。

    “你们看”,莫暄翮突然撇到不远处有个卖漂亮衣衫的摊子驻足了一个长相分外妖娆美丽、穿着红衣的奇怪女子,看着不像是世间之人,她不由分说赶紧追了出去,没想到那红色人影一晃就不见了,四处寻找也是不见,无奈之下她只得回到酒馆,坐到座位上。

    “噗”了口气,她将一碗酒一饮而尽,“奇了怪了,明明看见的!”

    赵南烛、扶仑、董嗣钦和壮汉些人疑惑地看着她,董嗣钦凑近莫暄翮道:“咦,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你就如离弦之箭一样呼地冲了出去,是不是大白天的见鬼了?”

    “你们真没看见?”莫暄翮也疑惑地望着周围的人。

    扶仑道:“暄翮,你是看见什么了?”

    “正在呆子说话的时候,我不经意间瞥见远处卖衣衫的摊子前侧身站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奇怪女子,看起来很是妖娆也很美,但是就是感觉不像是人!”莫暄翮道。

    赵南烛敲了敲桌面,和扶仑对望了一眼,道:“不会吧,难道这么巧,我们要找她的时候她恰好出现了。那她究竟是南海鲛妖还是偱愔仙人?”

    莫暄翮将食指放在鼻翼与上唇之间,手托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也许是。可按理说真要是仙人怎么又会害人,看来这个谜只有等涨潮时的夜晚才能揭晓了”。

    当晚,他们也就留宿在这酒馆楼上的客栈里,订房间的时候,掌柜问他们怎么住,董嗣钦马上抢道:“赵公子和扶公子一间,我董大侠和莫公子一间”,说完就把手伸向赵南烛,让他掏钱,一副贵族子弟你不掏钱谁掏钱的样子。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莫暄翮猝不及防地提着董嗣钦的左耳,恶狠狠地问他。

    董嗣钦痛得马上改口求饶:“莫大侠饶命,你单独一间房,赵公子和扶公子一间,我一间”,说着主动从怀里掏出银子付房钱。

    “董大侠,哈哈,那以后改口叫你大虾得了,这外号不错!”赵南烛笑呵呵地上了楼,扶仑嘴角抽了抽,也跟着上了楼。

    莫暄翮这才拍了拍董嗣钦的肩,“呆子,走吧!”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海边都没有要涨潮的情形,可是赵南烛却突然发起高烧来,且不断地说着胡话,仿佛中了邪一般,嘴里叫着“不是我,不是我……”,让莫暄翮、扶仑、董嗣钦三人手足无措,无论是请附近的大夫还是用法力都毫不管用,急得三人团团转。

    “南烛哥哥,你跟着我出来冒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秦王交代,哎!”莫暄翮看着床榻上浑身冒着热气,嘴唇惨白无色的赵南烛甚是心忧。

    一天夜里,天色晦暗不明,突然就听得远处海边潮起的巨大呼啸声,紧接着美妙而又空灵无比的歌声从海上传来,越来越近,莫暄翮感到四周的人都在慌乱逃离,推开窗,看到楼下乱作一团,“大家快跑呀,往北边跑”,掌柜的大声嚷起来,捂着耳朵带领着奔逃。

    她看到同样从房门出来的董嗣钦,两人立马去赵南烛和扶仑的卧室,发现两人都不见了,这下越发感觉不妙,赶紧下楼出外寻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