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凤啸九天 > 第二百四十七章 点心3
    两侧的暗卫,胆战心惊,有的脸上开始冒汗。

    不是热的,是被吓的。

    太诡异了!

    太震惊了!

    就算是一名武功高于他们的高手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不至于会害怕。

    可,如今的情况,没见到有人出手,点心却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

    对于未知的事情,才是最让人心有余悸的。

    此时,若是对方想要殿中任何一人的性命,那么,还有谁能躲过去呢?

    暗卫的情形看上去很不好,做为他们领头的人黑鹰,也好不到哪里去。

    黑鹰的脸黑的都快滴出水来了,他此刻也是汗流浃背,惶恐不安。

    “皇上,不如您先回避......”

    黑鹰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面色略带苍白的君北浩,想着让他先避到安全的地方。

    “不必......”

    君北浩佯装镇定的拒绝,现在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藏在哪里还不清楚,哪里也不安全。

    还不如就待在清明殿,最起码北周如今的高手都聚在殿里,若还护不住他,那还他能去哪儿。

    “哟!这夜深不静的,还有这么多人无眠呢!”

    一个似男似女的声音从空中散出,飘荡在清明殿内的角角落落。

    “出来,莫要在那里装神弄鬼。”

    黑鹰扫视了一下四周,凝神搜寻说话之人的方位。

    “装神弄鬼?你也来装一个。”

    那个戏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带着明显的不屑和挑衅。

    “阁下,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

    黑鹰听了那人的话,也不生气,而是再次出言想将人给诱出来。

    “想见爷,你配吗?”

    那人更加的不屑,完全不将黑鹰放在眼中。

    “小子,斗嘴算什么本事,有胆量就站出来。”

    黑鹰这次有些动怒了,自他出道之后,还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就这点胸襟呀,装不下去了吗?那就龟缩到一边凉快去。”

    那人说完不再理会黑鹰,而是转向了君北浩:

    “皇上,这么冷的天儿,您也不爱惜您身子,着个单衣坐在榻上,看着都冷。”

    “你想做什么?”

    君北浩听到话锋转向了自己,知道那人又要有动作了。

    黑鹰立即向君北浩靠的近了些,并给暗卫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将他和君北浩围在中间。

    安排好一切,黑鹰仍旧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的动静。

    虽然还没有找出对方的藏身之处,但他有信心,不管对方出什么招式,他都能第一时间护住君北浩。

    “你们离皇上那么近,不怕皇上被你们熏到吗?”

    殿内众人皆不再说话,只是精神高度紧张。

    “爷只是怕皇上冷,皇上现在需要的是温暖,可不需要臭……嗯……味道。”

    “看来,即便是贵为皇上,身边没有得力之人照顾也不行呀,那我就再辛苦些吧,唉......”

    随着那人话落,君北浩瞬间呆住,瞳孔放大,全身僵硬,恐惧笼罩了全身。

    君北浩觉得脖子被什么东西圈住,他没有感到疼痛,触感软软的、暖暖的......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刚刚经历了什么?

    刚才还在佯装镇定的君北浩再也装不下去了,一下子乱了阵脚。

    君北浩感受着另人毛骨悚然的触感,遍体生寒,双手下意识的抚上了他的脖子。

    空空如也!脖子上什么也没有。

    难道刚才脖子上那软软的触感是错觉?

    不,绝对不是错觉,那是真实的触感,是肌肤与什么东西亲密接触才有的感觉。

    君北浩心里一下子更慌了。

    黑鹰此时此刻的情况比君北浩更惨,他脸色铁青,惊恐的瞪大双眸,眸中不可置信的诚实的道出了他心里的想法。

    要说君北浩只是感觉脖子被什么东西圈了起来。

    黑鹰却是目睹整个事情的全过程。

    黑鹰精神高度紧张的护在君北浩身边,不错眼珠的关注着他周围的动静。

    刚才那一幕,黑鹰看的一清二楚。

    他只觉得红光一闪,在大家的猝不及防之下,那红色的东西围着君北浩的脖子转了一圈。

    惊惧之下,黑鹰也在瞬间就做出了应对方案。

    一是,确定了那红色的东西是什么之后,在保证君北浩安全的情况下,将那东西取走。

    二是,等那红色的东西离开君北浩脖子时,快速出手,将那红色的东西擒到手里。

    然,想法很好,现实却没有给他展示的机会。

    在黑鹰的注视之下,那红色的东西围着君北浩脖子转了一圈之后,消失了……

    是的,消失了……

    那红色的东西,只是在君北浩脖子上停留了二息的时间,一离开君北浩的脖子就又诡异的消失了。

    黑鹰抓狂,目眦欲裂,双眸赤红,惊恐万状。

    短短一瞬间发生的事,黑鹰犹如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渡劫过程。

    惊恐!惧怕!身心俱颤!

    “啪嗒!”

    寂静的清明殿内,落针可闻。

    轻轻的嘀嗒声,让清明殿内的人齐齐打了一个冷颤,人也随着这声音瞬间回神。

    循着声音望过去,汗水顺着黑鹰的衣襟,正一滴一滴向下掉落。

    一会功夫,黑鹰脚下的地砖上已经被水晕湿了一大片。

    黑鹰整个人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狼狈至极。

    再观殿内其他暗卫,情况也不比黑鹰好到哪里。

    他们虽然没有身处君北浩身边的黑鹰感觉如此清晰,可做为高手的感知力,也让他们肝胆俱恐。

    他们都亲眼目睹了整个事情的发生到结束,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这么冷的天,本想给皇上送些温暖,不想诸位也一同受益,不用感谢我哈。”

    “皇上,今日点心也送了,温暖也送了,您早些休息,在下明晚再来。”

    众人惊恐未定,那个似男似女的声音又响起了。

    不大的声音,却让清明殿中之人有种震耳发聩之感。

    “阁下,请留步!”

    君北浩此时至经从震惊中收回心神,赶紧开口道:

    “醉月轩点心名不虚传,朕有需要自会派人去醉月轩,不敢再让阁下来回受累。”

    “皇上心善呀,您这是怕我醉月轩负担不起这些点心吗。”

    “虽说如今生意难做了些,可为了满足您的口舌之欲,在下再辛苦些也是甘之如饴。”

    那人语气诚恳,君北浩却听的嘴角一抽一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