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 第五章 孩子你是不是没吃药
    仙云车飞了一个时辰,来到铜碟长老的洞府。

    曹振下了仙云车来到洞府之中,这依山而凿的洞府不过两百平方左右,四周没有富丽堂皇的装修,两颗拳头大小的珠子镶嵌在墙壁之中,将整个洞府照的很是光亮。

    东海冰蚌的照明珠!曹振心中暗暗感叹有钱!这珠子拳头大小最少是孕育了三百年的珠子,一颗怕是要有几百两灵石以上的价格吧?

    “孩子,快过来,到老夫身边来。”

    洞府的客厅处一个身体富态面挂慈祥的老人,在见到曹振之后连忙发出招呼。

    曹振根据记忆知道这就是铜碟长老,连忙上前抱拳鞠躬行礼道:“见过师叔。”

    “坐吧。”铜碟长老指了下桌对面的蒲团说道,“老夫这刚刚出关,听说你跟星耀峰打赌斗法了?对手还是他们的星耀峰大弟子聂云亭?”

    曹振盘膝坐好点了点头,给铜碟老人斟了一杯茶。

    铜碟很满意曹振懂礼数的行为,随即又露出埋怨的神情说道:“你这孩子现在也是峰主了,怎么还这么冲动?聂云亭是什么修为?记得是筑基八台?算算日子都快筑基九台大圆满了吧?你呢?筑基几台了?”

    曹振也给自己倒了被茶笑道:“师叔,我筑基三台了。”

    “胡闹!”铜碟长老板起脸来,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砸在桌面,茶水都因此飞溅出来不少,“就算是天才也最多只是能跨一级而战就很难得了!何况你还不是天才……你是要把四宝峰最后一块三品灵田也败掉吗?”

    曹振看着眼前这个真心关爱自己的胖老头,心中也是生出一丝暖意,绝对得给眼前这老人指条发财的明路。

    “哎,谁让老夫跟你师父是旧交呢!”铜碟长老看到曹振完全没有认识到事态严重的表情叹气道,“老夫在宗内任工部仙官长老多年,别人也会给老夫几分薄面。你同老夫前去星耀峰认个错,咱们将这斗法给取消了应该也不难……”

    “我不要。”曹振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一样,自己刚刚从泠溪那里听说了一条赚钱的路子,怎么可以把斗法取消?再说星耀峰还送上了一根三百年份的三品岩浆灵芝草。

    “你这时候还顾及什么面子?”铜碟长老一脸的焦急,“没了那块三品灵田,你这四宝峰连最后翻身发展的机会都没了!你放心,别说排名九十五的星耀峰,就算是排名七十名的破月峰也一样会卖老夫面子。”

    “师叔……”曹振给铜碟长老擦拭完茶杯,又给他斟了杯茶说道,“我不要,是因为我能赢啊。你听说外面的赌坊盘口了没?他们都不看好我……”

    铜碟顿觉眼前一黑,出关时就听到有人说这孩子练功走火入魔,把脑袋给烧坏了,这两个月来天天钓鱼也不练功备战,没想到还得了癔症!以为自己可以赢!

    铜碟想到四宝师弟曾经的嘱托,要自己帮忙照顾好曹振这个愚钝的孩子,结果自己一个闭关的功夫,这孩子不但练功把脑子烧坏了,还把这四宝峰最后的家底也要给败光了啊!

    “孩子,听师叔一句劝。”铜碟语重心长的说道,“走火入魔之后没死的人,往往会产莫名的自信,其实那是心魔作祟。”

    “师叔,我真的行。”曹振很认真的看着眼前这老头有点辣手,迅速的编了个谎话说道,“师叔,跟你说实话吧。我其实修炼时,梦见一个老神仙,他传授了我一个很厉害的丹方……”

    铜碟听到这里便再也听不到曹振后面的话了,他只是觉得整个人都非常不好了,自己这个师侄看来走火入魔的厉害,已经出现心魔幻象了!

    修仙者一旦出现心魔幻象,那基本上这辈子都不会听劝,很难真正的清醒了!

    如此一来,劝说其去星耀峰道歉已经是没可能的事情了!

    铜碟感觉自己这个师叔当的太失职了!曹振年纪轻轻修为孱弱接替死去的师父,成为四宝峰的峰主,还要拉扯着几个弟子,过的肯定很不容易,心理压力定然巨大,这种状态下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怪我,怪我啊!”铜碟又是一声感叹,知道对方是不可能跟自己去星耀峰之后,只能思考若是这三品灵田输掉之后,这曹振该如何带着弟子继续生存。

    “如今之际,孩子……”铜碟再次看向曹振说道,“你也不能总是依靠宗门那点月钱度日不是?师叔我在宗门工部多年,不如安排你去制符坊工作?不但可以提升制符技艺,还能多赚点符钱好养活弟子。”

    “制符?”曹振的眼睛顿时一亮,激动的用手轻拍了下身前的桌面说道,“对啊!师叔!制符啊!您说的对啊!”

    铜碟的脸色终于好看了数分,他抬手捋着垂在胸前的胡子,微微颔首,很是欣慰这师侄虽然走火入魔,但没有把脑子彻底烧坏,至少还知道可以去工坊工作打工赚钱。

    “你这修为跟能耐,本来是无法考核进入制符坊的……”铜碟缓缓开口道,“但老夫的面子,还能够让你进去不被开除的。”

    “师叔,你可能误会了。”曹振双手在身前连连摇晃,“我不是说我要进制符坊,我是说我可以自己制符贩卖啊!这样不是赚的更多?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我可以教弟子都制符啊!这两个月我在想什么呢。”

    铜碟正在捋着胸前的胡须,听到曹振的话,不由得手一抖!胡子给拔掉了数根,疼的他眼角忍不住抽搐了数下。

    这是这个疼痛却远不及他的心痛。

    “孩子,你不会是疯了吧?就凭你?”铜碟很是怕言出太重伤害到曹振那走火入魔之后很脆弱的神经,努力的寻找比较温和的话说道,“制符看似简单,其实很难。你这修为,还有制符的手法,十次能成功一次已经是难得。”

    “不至于。”曹振摇头说道,“师叔,我那次修炼时梦见老神仙,他还传了我一手制符的神通。”

    怎么又是老神仙?铜碟手中的茶杯差点被气的捏碎了,这个孩子走火入魔到了没救的地步了吗?

    “孩子,你知道制符这个,要保证做十成五才能不赔不赚吧?”铜碟长老苦口婆心的说道,“老夫让你去制符工坊,是为了让你用宗门的材料来帮你免费修炼一门手艺。”

    曹振低头思考着如何跟这位关心自己的老人解释,好像老神仙这个借口对方不是很接受,可这不是个修仙的世界吗?如果修仙人连老神仙都不相信,那还修什么仙?

    铜碟开始明白为什么听到的传闻消息,这个曹振会天天在坠星湖边钓鱼了,他应该是本能的也察觉到了走火入魔受到心魔影响,想要用钓鱼来静心消除心魔。

    只是……铜碟心中一声叹息,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走火入魔到了第二阶段失心魔阶段,依靠钓鱼已经没办法消除了。唯有静心解厄丹,才能消灭走火入魔下的失心魔!可这孩子怕是拿不出那么多灵钱来买此丹吧?

    一老一少两人心中各有所想让场面变得安静。

    “孩子,这里有一百两灵石,你拿到坊市金丹坊去买颗静心解厄丹。”铜碟长老从袖中摸出一块元宝状的红色石头。

    曹振作为四宝峰的峰主,见过最大的一笔财产,就是存放在二徒弟姜有蓉房间内的那块五十两的绿色元宝状灵石。

    “拿着,别不好意思。”铜碟长老慈爱的看着曹振,“服用完丹药,再来找老夫聊聊。”

    曹振接过丹药心中也是感慨啊,正愁没有多余的钱去买自己赢,没想到来了一笔意外横财!这做人啊!得懂得投桃报李!必须报答一下师叔长老才行!

    “去吧,先去金丹坊买了丹药再来见老夫。”铜碟长老挥了挥手催促曹振赶紧离去,短时间的接触他已经感觉自己的血压升高的厉害,闭关养出来的寂静道心就要被他给破了。

    曹振先是接过灵石,然后抱拳弯腰行礼,开启了自己的报恩模式,用最认真的表情看着对方说道:“师叔,我给你指条发财的路,你一定不要告诉别人啊!去赌坊,买我赢!”

    铜碟本以为曹振要跟自己一本正经聊点什么,于是连忙收敛精神认真去听,在听完对方的话之后,顿时感觉自己的寂静道心真的要失守了!

    “贤侄,你该吃药了。”铜碟再次挥了挥手催促曹振离去。

    曹振全部心思都在一百两灵石之上,没有注意到铜碟的神态,直到退出洞府才反应过来,对方的表情好像有些不信自己,连忙返回到了洞府之中,对正要打坐的铜碟长老再次叮嘱道:“师叔,记得买我赢啊!最好把你棺材本都拿出来买啊。”

    “知道了……”铜碟长老努力稳住自己的道心,暗暗决定如果真的阻止不了这次的决斗,那就真的要把棺材本拿出来去买星耀峰获胜,虽然赔率低,好歹也能赚点,以后好接济这个连四宝峰最后家底都输掉的师侄,别到时候真的饿死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