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 第十四章 我本有心向明月
    “曹振啊,你是不是指导这几个孩子课业来着?”陈世之拿手指频繁敲击着桌面,眼神扫了眼站在门外的六个孩子。

    曹振立刻明白了过来,陈世之还是跟以前一样迂腐啊!怪不得能跟以前的曹振成为朋友!这是怪自己帮他们作弊来了啊……

    “老陈,我只是看他们对课业苦恼,所以随手指点了一下。”曹振笑着说道,“我作为峰主,指点一下晚辈,也不违反宗规不是。你这夫子做的有点严苛了啊……”

    陈世之面沉如水,心中更是冷笑连连,对方终于走进了自己的剧本!刚刚那问话,就是要让你承认指点过!至于你的装傻充愣?我早就猜到了!今天我若是不讹你百两灵石!我陈世之的名字倒过来写!

    “指点自然是可以。但……”陈世之拖着长长的尾音,“骗钱跟误人子弟就不好了吧?”

    “骗钱?误人子弟?”曹振茫然,“我没有啊。”

    “没有?曹振,你当真这么看不起我?当我是傻子?你跟我说,那套题!六种丹方是正确答案吗?”陈世之猛然起身利用高度俯视着坐着的曹振。

    曹振本来只是暗暗感叹这陈世之迂腐的很,看到对方突然这般做派,心中不由得对对方产生了点敬佩,暗道这不愧是夫子的人选!为了学生的前途,哪怕是面对曾经的老友,也能这般耿直的不讲情面。

    “你说的对,我给的答案确实是错误的……”曹振叹了口气说道,“这事情是我的错,是我考虑不周,你也不要太生气。我这里向你道歉……”

    陈世之看到曹振面带歉意,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高潮了,心中狂喜着,没错!这才是我的剧本!身为峰主,乱给丹方!这可是恶劣事件!弄到掌宗那里,罚你都不止罚百两灵石!

    丹方对于丹师跟整个修炼界来说,都是极其珍贵的财产!每一个安全的丹方都是无数人无数年研究出来的!一个假丹方,很容易害死一个人甚至是一群人!

    我是该开口两百两灵石?等他还价?还是直接开一百两灵石?陈世之有点犹豫,因为按照对曹振的理解,这人有点榆木脑袋,没钱就直接拒绝了!不会还价!若是到了那一步就尴尬了。

    “确实不是六种。”曹振起身双手按在陈世之的肩膀上,将他重新按回到了座位上,才又坐回去说道,“是七种。”

    陈世之那刚刚坐到石凳的屁股好像被针扎了一样,又猛地起身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曹振,很是怀疑对方是在耍自己?还是练功把脑子炼坏了?

    曹振看到陈世之的眼神,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于是很认真的回忆了下当时的药材数量,然后点头说道:“没错,是七种。”

    北言小声在曹振耳边提醒道:“师父,师父,是四种……”

    “小孩子不懂别乱说。”曹振低声教训了下北言,连忙抬头看向陈世之说道:“夫子,您别跟孩子一般见识,我回头好好教教他。确实是七种……”

    言有蓉有点犹豫,是现在拔剑刺死这个摆明上门讹钱的人,还是拿出绳索把师父捆起来送去医仙馆去治治病?

    陈世之看到曹振跟北言说话时的表情,顿时断定这人应该是假装练功把脑子练坏了!想要用疯了的办法,躲避骗钱的责任!

    “哼哼……”陈世之忍不住的冷笑,“曹振你是当我傻?还是在跟我装傻?那课业明明只能做四种丹方出来,你却胡乱写了六种!你知道你这样会害死多少人吗?”

    曹振这一刻才明白过来,原来陈世之也只知道四种……怪不得小时候大家做题,这道题写四种丹方,课业就能得到甲等的分数!

    陈世之看到曹振整个人愣在了原地,顿时感觉这次彻底掌控住了局面!对方已经怂了!只要再狠骂他几句!然后再说一下严重性,就能坑他一百两灵石。

    曹振看着陈世之那么激动的脸庞只是苦笑,这位当年的同窗还真是对学生非常负责啊!如果不是大家做了这么多年同窗,还真的会误会对方是想要借着这事情来敲诈自己,所以才摆出了这幅样子。

    “老同窗别生气,别生气。”曹振起身接过泠溪捧来的,放着热水的茶罐子说道,“喝点茶消消气。其实这丹方真的有七种,可能是你在道院的关系,并不懂得丹道的奥妙……”

    陈世之感觉自己要炸了,自己好容易找到这机会前来坑他笔钱,结果这人不但往那条道上走,还在拐弯抹角,甚至是明着侮辱自己!

    没有成为百峰宗的某一峰的弟子,一直是陈世之心中的那根刺!是他一直视之为耻辱的事情。

    不是百峰宗某一峰的弟子怎么了?陈世之牙都要咬碎了,这曹振完全是仗着自己四宝峰峰主的身份在狡辩,明明只有四种却非说七种!不能忍!真的不能忍!

    “曹振!”陈世之一拍桌子猛然起身,他知道若是想要敲诈到百两灵石,必须色厉内敛的吓住对方才好,“看在你我同窗的份上才来找你!你却把我当傻子,只有四种丹方的题目,你却说有七种!你是想我告上掌宗,说你故意误人子弟?就凭你也敢在丹道上教训我?”

    曹振再次忍不住感叹啊!这就是年少时的同窗情啊!只有关系极铁才能有这般直言的态度!不然人家若是觉得逮到了机会,直接告上掌宗就是了!自己一定要为以前那个曹振,保留好他这为数不多的同窗情。

    “就凭你也配跟四宝峰峰主谈论丹道?”

    天空突然传来充满鄙视冷嘲之音,曹振跟陈世之等人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发现有个胖老头御剑而来,宽大的袍子被过风吹的猎猎作响。

    北辰影不等四宝峰在场众人有什么反应,挥动袍袖收了飞剑,人从高空降临到了这院落之中。

    御剑?有来历!陈世之知道能在门内御剑的人,身份都不会低!他连忙看向身旁的曹振,发现这位同窗正用一脸‘我也不认识’的表情看向自己。

    陈世之看到曹振这表情顿觉脑门冲火,这摆明是跟自己在这里装呢!显摆自己有撑腰的!

    “前辈?”曹振有点摸不准该如何跟眼前这人打招呼,抱拳拱手的说道,“这位是我同窗好友,刚刚那话是否说的有点重了?”

    北辰影因为路痴的关系,四处找了阵子才来到这四宝峰,却也来了一小会的时间,听到两人之前不少的对话。

    在开口说话之前北辰影就已经想好了,这陈世之摆明是来找场子的,这四宝峰主却这么软弱始终跟对方客客气气,那自己只要开口说话拉风登场,这峰主岂不是跟自己立刻拉近关系。

    北辰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只是对方的反应没有按照最初的剧本设计走,反而跟上门找事的人站在了一起。

    见多识广的北辰影一时间也愣住了,心中更是疑惑,难道是这四宝峰的峰主很惧怕这修仙道院的小夫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老夫必须强势一点!好在这峰主的心中增加分量!

    “四宝峰峰主,你放心!有本座在这里,这小小的夫子,翻不起什么浪来!”北辰影双手背在腰后,踱步向前用胖且高的身型俯视着陈世之,“小子,你是不是想来敲诈?”

    陈世之这一刻终于全明白了!怪不得刚刚这曹振不在家!定然是知道自己要来找麻烦,所以提前跑出去找救兵去了!

    没错!现在救兵来了!这曹振还在这里假装跟救兵对立的立场,不过是想要跟自己卖人情!同时炫耀其在百峰宗的根基有多厚!

    直到这一刻!陈世之才算知道为什么曹振始终不提封口费的事情,原来是找来了帮手,若自己这时候提封口费,那就真的坐实了敲诈的罪名!

    在百峰宗敲诈同门也是不小的罪!若是敲诈的还是峰主,那罪过就更大了!

    陈世之恨啊!恨刚刚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说封口费的事情?结果被对方装傻充愣给搞的现在没法开口了!

    “这位前辈,您说什么呢?”曹振果断站在了陈世之的身旁,用胳膊搭在陈世之的肩膀上说道,“老陈怎么会敲诈我?您怎么可以把我的同窗想的这么肮脏龌龊下流?”

    陈世之气的肺管子都要炸裂了,敲诈不成反被曹振假装一脸真诚的模样给指着鼻子嘲讽!下流,龌龊,肮脏!自己这些年在修仙道院,哪天过的不是被人尊敬的日子?现在居然被人这么当面恶心!耻辱啊!奇耻大辱啊!

    北辰影愕然呆滞了一秒,在看到陈世之眼神的变化之后,顿时疑惑了,传闻这四宝峰的峰主迂腐刻板的很啊,怎么如此歹毒?假装给敲诈者站台!其实却在恶心嘲讽对方!

    陈世之后悔了!应该来到四宝峰就直接敲诈才是,现在把事情都摆在台面上了,若是再开口敲诈,那性质就变了!那就真的是敲诈了!

    可是就这么走了?陈世之不甘心啊!自己这些年来,每次想起那日的考核是曹振这种榆木疙瘩考上了,而自己则只能在道院之中做助教,一点点混到了夫子的位置上,就难以抑制心中的妒火。

    “老陈,你不要太在意这位前辈的话,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曹振拍着陈世之的后背说道,“咱们很久没见了,今晚就在我这里吃一顿,好好聊聊?”

    吃你妹啊!陈世之看着曹振那怎么看都是假装出来的一脸真诚表情,就越发的气愤,难道恶心自己恶心的还不够吗?还要留下自己吃饭继续看你过的多好吗?

    “曹振,我这次来只是想让你不要再误人子弟。”陈世之给自己找着场子说道,“这课业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几种丹方?我身为夫子,不能让你误人子弟。”

    曹振看着陈世之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的很想笑,心说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跟什么人成为朋友,以前的曹振就迂腐执拗,他这唯一说的上话的同窗,哪怕看到有御剑级的高手挺自己,还是要较真。

    “老陈,真的是七种……”曹振开口说道,“你可能其他方面比我优秀,但是丹道这方面,我真的比你强些……”

    “好!有你这话就行!”陈世之抬手打断了曹振的话,心中再次泛起了喜悦,自己要的就是对方嘴硬说七种,现在有这个御剑高手做见证人,自己回到道院在掌堂夫子那里告他一状!

    “我说的。”曹振点头看着这个较真的同窗说道,“今晚咱们一边吃饭,我一边教你……”

    “不用了,道院还挺忙的。”陈世之拽着几个学生向门外走着,心中带着几分期待加速向门外走去。虽然敲诈是不能了!但也要让这曹振吃点官司惩罚!不能今天白白被他侮辱了!

    曹振看着陈世之离去的背影只是摇头轻笑,这人还真是跟记忆中的没什么变化啊,那些年做同窗的时候,以前的曹振也没钱请他吃饭,直到考上四宝峰才有了点补助,对方却怕耽误自己修炼浪费补助而一直拒绝。

    “老陈,记得买我赢啊。”曹振追出院子看着陈世之离去的背影大声喊道,“把老婆本都要拿出来买我赢啊!那样咱们就都有钱了!到时候咱们彼此都请的起对方大餐。倾家荡产也要买我赢啊!”

    陈世之烦躁的抬起胳膊挥了挥手,心中暗笑,买你赢?我疯了吗?今侮辱的我还不够吗?还想害我倾家荡产?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可以拿出全副身家去买你输!就算赔率再低,也能赚点不是?

    曹振看到陈世之那高高举起并且晃动的手臂,暗自感叹以前的曹振也没给自己留下几个关系好的朋友,这个同窗的关系必须得维护好啊。

    北辰影看着曹振的这一连串的操作,整个人都有点懵,难道眼前这人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来敲诈的?刚刚的一切都是真心的?这比传闻中的还迂腐刻板啊!